忍不住想虐一虐弈哥哥。
“以我半局,慰你平生”

为弈消得人憔悴

快速糊了一张弈哥哥QAQ。弈哥哥我喜欢你啊……

Round 2 Chapter 1

这里是企划


细雨斜飞,窗外的紫阳花在雨水的浸润下愈加明艳,蓝与紫像是晕开的水彩一般交融在一起。

对于棋手歌仙兼定来说,下雨天最适合的果然还是手谈。

记好这一局的棋谱,歌仙将笔洗好,并没有立刻收起来,目光久久落在笔杆上刻着的“之定”二字上。那支笔是蜻蛉切送给他的,作为回礼,歌仙也送了上品的墨给对方,然而始终被蜻蛉切束之高阁,只有自己去道馆的时候偶尔会用一下。

见歌仙如此专注地盯着那支笔,蜻蛉切便提起了笔的来历。那是他去C区的时候,经过朱门新路,路过一家名叫“出水斋”的笔店,当时店主正巧不在,招呼他的是个红衣长发的青年。

“那人说,别看自己只是暂时帮店主打理,关于笔他可是懂行的。”...

Kasendoscope-紫阳花

这里是企划

上篇 Kasendoscope-茉莉


雨安静地落下。

是如同醇酒一般细密绵长的雨,自后半夜下起,持续到午后时分,虽然是雨天,天色依然尚显明朗,像是吸足了水分般变得澄净而饱满。

一阵风起,雨脚斜吹进檐下,一柄白纸扇适时地挡在棋盘斜上方。

“雨季一到,紫阳花也该开了。”

歌仙兼定收起折扇,将目光投向庭院,然而眼前所见让他微微错愕了一下。期待中将枝条压得低垂的一簇簇蓝紫色花球并没有出现在视野中,取而代之的是覆盖了整个庭院的、及膝深的野草,看去似乎很久没有打理过。

由于在棋局上过于投入,加之建筑格局又极其相似,歌仙几乎忘记了所处之地并非自己的围棋会所,而是蜻蛉切...

2014年文手进化问卷

  • January

青冈(仙剑五前传同人)

青石本以为自己不会再去青冈了。

很多年后,青石独自一人,负手立于青冈之上,久久对着天边,仿佛看到了那一抹如血般绚丽的红霞。

对于色彩的记忆,这些年来已经有些模糊了。但那一天,在血腥味弥漫的锁妖塔,他分明看到了血色,那笼在锁妖塔封印上方的,一抹眷恋而哀伤的残红。

终究还是一语成谶。

但是青石不曾后悔,正如那个人,也从不曾后悔过。


暮色渐合,青冈笼罩上一片温柔恬静的夜色。

青石仰起头,对着夜空。恍惚间,他仿佛又看见了这漫天繁星,那些曾铭刻了他们命运的星辰,此刻正在天幕中壮丽而坚定地闪烁。

有一颗星陨落了,...

歌仙万华镜企划设定

职业围棋手歌仙。

日常穿着为羽织和服(立绘配色),持七骨蝙蝠扇。发色略微偏蓝。


22岁获名人战冠军,史上最年轻的名人。

棋风飘逸灵活,自创的布局被业界称为“兼定流”。对棋形的美感有莫名的执着,有时甚至为追求美感而放弃更有利的位置,被业界誉为雅之棋士。

平日从容优雅,然而下棋时一旦进入状态会变得凌厉可怕。对于雅的事物有特殊的坚持,底线是以玩乐的态度对待围棋。

在J区经营紫阳花围棋会所,每周一、周三下午授课,此外甚少打理会所事务。

不时会以普通客人的身份出现在角落,以期遇到实力相当的对手。

业余爱好是剑道,与附近剑道馆的教练蜻蛉切是好友,不时与其切磋剑术。

钻研棋艺的空闲会邀请...

© 远山抱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